• Aug 14, 2011

    腦子很亂

    最近放縱了,所有的情緒於是全面爆發,和自己在一起是想念,和朋友在一起是快樂,和不認識的朋友在一起是瘋狂。無法停止在半夜撥一個號碼,一個不用存在phonebook裏,我可以倒背如流的數字。你說理智是拯救,你是對的,理智可以改善一切,卻要放棄一些不可以去擁有的你我。我已經不會再幼稚地覺得這是藉口,遺忘不是出口是深深的傷。喜歡不喜歡有那麽重要麽,好像不重要了,如果是真的,爲什麽我會那麽難過,現實中確實是有什麽可以讓人愛无力,我們就是最好的説明。可以被你爱的女孩一定很幸福,也不需要像我這麽要強。你要我珍惜身邊人,身邊有的卻只是浮雲。

     

  • Jan 31, 2011

    faux

    感覺很對,總是有人在放棄我,是因爲我值得被忘記麽。我知道不能勉強別人跟著我的邏輯運轉,或許是我太自信,以爲能處理好各種情感。

    我真的可以寬容地接受一切變化,爲了不失去任何記憶,爲什麽那些變化就不能接受我了呢,好像我是一顆毒瘤,這麽一走,兩個國度,大家就萬分慶幸地脫離了我,要把我扔掉。

    家人的視頻,我縂覺得尷尬,說不出話。関了之後,躺在床上,滿臉的淚水和嗡嗡的腦袋裏,只有媽媽。不管怎樣只有她一直要我,一直要我,不離不棄的,腦子裏想象將來沒有她的生活,有時候很離譜,嗡嗡地,會看到血淋淋的皮開肉綻,和被掛起的屍體。好害怕。我得囘過神來

    我知道一定要自救的,雖然看了很多相關治療的網站,但仍然隱約覺得是一條沒有出口的路。

    小巴黎,終究不是可以坦白的人,並且,我害怕被他發現我的精神失常。害怕所有人發現。意識形態不同,文化差異,我不知道這個男人的存在對我來説是什麽意義。不知道所有照顧我的人會對我有多失望。壓力好大。我只想回家。媽媽不會不要我。

    有時,看到小巴黎會想起曾經刻骨銘心愛過得人,生不如死的感覺。看到南特的云縂覺得很假。我記不清楚記不清楚很多很多事情。半年來。我不知道怎麽走到現在。好像很長時間。好像離開傢很久很久了,這段時間全市空白。太可怕了。

    很要命的,爲什麽要和小巴黎在一起,所有女人都範者同樣一個毛病,就是孤獨。

    爲什麽要活者呢。爲了媽媽?我在法國幹嘛呢?考商校?考上了又怎樣呢?人生本來就是沒有出路的。爲什麽人人都要勉強活者呢。

    暴食症德開始和結束不是沒有原因的,我傷心地發現已經沒有什麽食物可以給我帶來慰藉,還有屬於年輕生命的愛情,早就早就死在不知道什麽地方。

    真是要命。

    心心念念地只是回家,想要一個充滿回憶的擁抱。誰都不要我了,除了我媽

    過年,過節,誰給了我電話,誰記得我在他鄉。想起這些總是好尷尬。

    爲什麽我縂覺得對不起你們呢。所以說這是報應麽。

    可是我總是害怕物極必反的阿,曾經曾經,深深地愛,用力的付出,都不能換囘的天長地久。那好吧,我選擇,小心翼翼地站在離你一米兩米的距離,偷偷地看者,遠或者是近,對我來說又有什麽關係。有時候也想輕輕地留下痕跡,告訴你我想你,然後用力地離開,忘記,害怕沒有回音。

    這是傻瓜做的事情。

    所有人都告訴我,走遠了,就走元吧。去拓展一個新的圈子,換一批新的朋友。

    親愛的我做得到,只是我怕失去。怕得太多太多,有時候連自己有資格得到的都要放棄。好可怕。沒有人會懂得這些的,太複雜了,連我自己都想得頭痛慾裂。

    我真得不應該離開傢的真得不應該把自己想象得那麽灑脫,永遠永遠不要努力變成自己想象中的樣子。

    根本做不到。太痛苦了

  • Jan 8, 2011

    没有标题

    不能说母语的日子很痛苦 很孤独 纵使有人在身边关心着 也不能抵消不安的情绪

    能说母语的朋友 大多也是话不投机

    对于什么事情都只有两种感受就是d'accord和 pas d'accord

    甚至没有更多的联想或者是字眼可以脱口而出

    快被自己的封闭得发疯 快把自己的理智弄丢了

    想念自己的国家 想念自己的家 想念北京和上海

    可是在这里 没完没了的阴雨天和暴食症 没完没了的法语和异国

    平静?终究是自欺欺人 不知道哪天可以真正获得安宁

    因为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其实恨透了自己这种消极的态度 

    嘉宁说要保持平常心 我想我可能就会毁在这颗求之不得平常心上面吧

    恨死自己了

  • Dec 12, 2010

    melancolique

    中文的退化,法语的不给力,这种不上不下的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终止

    每天每天,没完没了的忧虑,但要庆幸的是,持续三个月的营养不良和暴食症似乎缓和下来了

    深深感觉这里不是北京,不管怎样安慰自己,这里都不是自己的国度,任谁都不能给我基本的归属感

    距离和不安全感,或近或远,或深或浅,归根到底都是个人问题

     

    下周去lyon,和keke一起,你看,keke就是个忧虑。好像忧虑还不够多一样。。。不过幸好让我遇到

    lyon回来,要好好写下这三个月的故事

    dieu soit loué

  • Aug 12, 2010

    2010-08-12

    與心愛的人相遇,與美學的相遇,與精神原鄉的相遇,最終其實是為了與“我”相遇

     

  • Jul 21, 2010

    放空

    我感觉,生活强烈地需要新的开始,呐喊着,而我迟迟不能作什么决定。今年的假期似乎应该是放空的,由于我选择继续远走他乡居无定所,理应履行内心彻底的整新翻修,沉淀远征前的雄心壮志。看见,与我同行的人在这短短两个月内大多是低落或者肆意的,迟早的辞旧迎新,不管你是否真心愿意如此取舍。在这特殊的日子里,我们似乎心犀相通。还要什么感触,好像越来越轻易能接受变迁,好像事不关己,内心没有强烈疼痛,好像已经认识到心中敏感,终究是被层层肉体包裹阻拦,始终不能跳出来改变命运,没有半点作用。昨天看了肖申克的救赎,真是个到位的好片子,知道我此时正热热闹闹需要了他。点评不说了,总之我一直拖着没看,相信电影音乐书籍都是可以给人智慧的东西,需要缘分,现在缘分到了,真得很好。

    一早起来,把7年前的班德瑞翻出来,算得上老唱片吗?不。前天还把70年代的凤凰205胶片机翻了出来。我仔细想了想,这种行为不是没有诱因的。人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,明明要做的事情,做了,内心却会有因此行为而丧失的东西所悔恨,于是找替代,任何形式的,无论表面是否承认,内心总还是希望找到弥补平衡的。就像我,越是渴望新的事物,内心越怕失去旧的,还好我不走极端,不然不把人撕裂了才怪呢。

    我在慢慢整理,等着自己,与过去做个决断。

  • Jul 12, 2010

    2010-07-12

   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,但我只是个过渡,我不能依靠往后的日子陪在你身边感动你,那我永远都不能成为你的唯一

    从即刻起,你我彼此挑明心底,是你咄咄逼人,将我陷入你手腕的方阵,可惜我也爱玩,冷战会来,我们试试看吧

  • Jul 10, 2010

    2010-07-10

   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